乱马1/ 第1章

  第一章 初始
  第二章 邪恶的良牙
  第三章 小P特攻队
  第四章 珊璞登场
  第五章 变态游带刀&体育室的淫乱
  第一章 初始
  「我吃饱了!上学了。」
  乱马提著书包飞快跑出去。
  「乱马!等等,你还没吃完我做的早餐。」
  小茜在后头喊著。
  「什么,那能吃吗?」
  「可恶,那可是我辛苦作的,你给我记著,这个笨蛋!」
  「天底下怎么会有像妳这么不可爱的女生呢!」
  「你说什么!!!」
  门碰地一声关上。
  还坐在餐桌前的姬玄毛和钱天道全都愣住了。
  「我说玄毛兄啊,你觉得小茜和乱马他们到底会不会结婚啊?」
  「这个嘛*..当然会了,他们只是在打情骂俏而已,别担心了.」
  (要是说不会结婚的话我可就得从你家搬出去了。)
  此时在校门口,战争仍继续进行。
  「死乱马,不要跑。」
  「妳真烦ㄝ!」
  刚进学校的右京也吓了一跳。
  「乱马,你和小茜又吵架了?」
  「哼!我才不会和这种不可爱的女孩吵架呢。」
  「乱马你这个大笨蛋。」
  两人又打成一团。
  「真是受不了他们俩*我要进教室囉!」
  右京自顾自的走进教室了。
  第二章 邪恶的良牙
  在小茜的房间里*..
  「良牙,坦白说我最喜欢的人*..是**。」
  「小茜最喜欢的人是*..谁?」
  小茜红著脸说「讨厌,就是良牙嘛,明明知道还要问.」
  (各位读者,良牙现在正在作梦中*.)
  「妳不喜欢乱马吗?」
  「乱马又胆小又笨,那像你又英俊又勇敢,咦?你怎么哭了?」
  良牙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。
  (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,原来小茜她还是爱我的!!!!,我真是太感动了。)
  「小茜**.我想*..」
  「快说吧!良牙是我最喜欢的人,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。」
  「真的吗?我是在作梦吗?小茜竟然*..」
  (相当遗憾的,你是在作梦没错*.)
  「小茜,我想看**.想看妳的*..胸部***可以吗?」
  「这**..」
  「怎样?」
  「***」
  「好的」
  小茜从床沿缓缓站起,把学校的背心脱下,慢慢解开制服的扣子,露出白色的胸罩,上面还有蕾丝的花边。
  「唔*..太美了,竟然穿这么性感的胸罩。」
  小茜的胸部挺拔,以一个高中女生而言身材算是很好的,胸罩看起来已经快支撑不住了。
  「小茜***可以**脱下来吗?」
  「********.嗯」
  小茜缓缓地把背后的扣带解开,胸罩轻轻的滑落下来,小茜的乳房在良牙面前一览无遗。
  「这就是*..好美」
  (我死也无憾了..)
  雪白有弹性且浑圆的双峰,完整的呈现在良牙的眼前,峰顶是可爱的粉红色乳头,受到空气的刺激已经站起来了。
  (受不了了!!!)
  良牙的火枪已经硬挺,小茜也察觉了。
  「我来帮你吧!」
  「咦?」
  小茜快速的拉开良牙裤子的拉鍊,把它掏了出来,良牙有些脸红。
  「让妳吸我的*..」
  「别说了,这就是良牙的*好可爱喔。」
  小茜一口含住它,用舌头舔,整个龟头沾满了晶亮的口水,良牙全身充满一股奇异的感觉。
  他把手放到小茜的乳房上,先用手掌搓揉,再用手指捏玩乳头,两颗樱桃很快就硬挺起来,小茜感觉胸部像触电一般,更加快了抽吸的速度。
  「小茜,我快受不了了,我要*..」
  良牙全身好像要爆发出来一样,但仍强忍著。
  「不行了,要射了。」
  「哇!出来了*..」
  良牙的精液射了小茜满脸,嘴里,脸上,乳房,制服上到处都是。
  「小茜,对不起,把妳弄脏了。」
  「没关系,这是良牙的啊,我愿意全部都喝下去*」
  「我要吃妳的*乳房。」
  「嗯*快*.我要*.我要*..」
  「我来了!!!!」
  良牙大声的说,突然间发现自己身在垃圾堆中,才想起自己刚刚是在这里睡著的。
  「什么?原来只是作梦,哇*.我不甘心,我要揉,我要吸*.」
  「不公平!!」
  说到这里,良牙哭了起来。
  「小茜,呜呜*我一定要干到妳。」
  「再睡一觉吧!也许就会梦到了。」
  良牙强忍火枪的鼓胀继续睡觉***
  梦里***
  「小茜我又回来了。」
  「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,人家可是等了你好久呢。」
  但转过头来的不是小茜,而是一隻大熊猫。
  「来吧,小牙牙」
  「哇*.救命啊!」
  「不要跑, 我来抓你了*」
  「救命啊,快醒来*..」
  「吵死了,又有猫在垃圾堆里鬼叫鬼叫的,快泼水。」
  一瞬间,还在恶梦中的良牙变成一隻黑色小猪**..
  第三章 小P特攻队
  「太好了,小P你原来在这里,不要睡垃圾堆了,和我一起睡吧!瞧你全身都脏了,就爱到处乱跑。」
  在放学途中的小茜把小P抱在怀里。
  「ㄝ,牠只不过是一隻小猪ㄝ,有必要这么喜欢牠吗?」
  走在小茜旁边的乱马说:「哼!小P我们别理他,他是在吃你的醋,别跟他说话。」
  「谁又想理你了!」
  晚上****
  「小P,我要睡囉!晚安,别怕,有我保护你,乱马那家伙不敢对你怎样的。」
  「*..」
  一个小时后。
  (小茜**.好像睡著了)
  作者按:这些都是猪语言

  (小茜,要是给妳知道妳心爱的良牙会变成一隻猪,妳一定很难过吧!)
  (我实在不愿意以一隻猪的样子来亲近妳***.)
  (不过**..既然有这个机会,那就好好把握囉!)
  小P露出了邪恶的猪表情。
  (先从小茜身上那里开始呢??)
  此时小茜突然说起梦话:「乱马,你这个大笨蛋!」
  双手用力挥动。
  (好痛,我是小P,不是乱马,不要打我啊!)
  已经鼻青脸肿的小P,强忍著痛钻进小茜的睡衣里。
  (先从胸部开始下手吧!)
  小茜睡的全身都是汗水,使得白晢的皮肤更加滑嫩,小P在乳沟上来回的跑动。
  (呜呜!小茜的乳房真是太可爱了。)
  受到小P的摩擦,粉红色的乳头一下就挺立。
  小P一拥而上,一口咬住粉红色的中心,先用牙齿咬咬,再用舌头在上面画圈,再用猪嘴用力的吸。
  (唔,好黏好有弹性。)
  中心以外的地方也不放过,四隻脚各据一方在乳头周围搓揉,看起来像一隻猪正在享用水蜜桃,小茜的呼吸开始急促,喘气声也越来越大。
  (好大喔,真是太棒了!)
  (接下来是最神秘的地方!!!!!!!)
  小P爬到小茜腿上,把短裤拉下。
  (哇!紫色的内裤。)
  小P用脚碰了碰,内裤早已被爱液湿透,而且温度很高,隔著内裤,还是可以感觉到内裤里是波涛汹涌,爱液翻腾。
  (小茜,我来帮妳服务,帮妳全部弄出来。)
  小P用舌头准确的点在内裤上最敏感的地带,上下左右来回的舔,爱液很快就一阵一阵涌出,内裤几乎透明了,阴毛和阴唇也依稀可见。
  小茜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。
  「啊*.喔*..呜*.嗯*.呼*.啊*..呀*乱马*..不要啊**乱马*.不要这样*.快放手**」
  (不是乱马,要喊良牙*)
  「呜呜呜*.」
  (此为猪的哭叫声)
  小茜被惊醒了。
  「咦?小P怎么还不睡,到处乱爬不是乖小猪喔!」
  (唉,好机会泡汤了。)
  第四章 珊璞登场
  「我的乖孙女啊!这是婆婆精心研製的听话饭糰,就送给妳吧!」婆婆笑著说。
  「什么是听话饭糰?」珊璞问。
  「这是用我们中国古法炼製的,只要吃到的人都会乖乖听妳的话。」
  「是吗?那乱马也会囉?」
  「当然囉!」
  「乱马,你要爱我喔!」
  「当然,我最喜欢珊璞了。」
  乱马听话的说。
  「乱马,吻我。」
  乱马毫不犹豫就把嘴唇靠上去吻珊璞的唇,两人的舌头在打架,发出了滋滋的声音。
  「乱马,你要怎样我都随便你。」
  乱马开始解开珊璞功夫装上的扣子,珊璞的身上只剩一件中国式的肚兜。
  「乱马,要温柔点 **」
  乱马缓缓拉下红色的肚兜,
  「吻我的胸,喔 ** 嗯 **.啊*..」
  「快 **快插进去 *..快 **」
  「呜 **.呼**.嗯 **..喔 **呀*..快高潮了」
  「珊璞!!!!又在作白日梦了,还不赶快去送外卖!!!」
  婆婆大声的说。
  「咦?婆婆??听话饭糰呢??」珊璞问。
  「那里有什么听话饭糰?早在百年前就失传了?」婆婆生气的说。
  「原来如此**..」
  「还不快去。」
  「是,奶奶。」
  在学校里****.
  「乱马,午安」珊璞对乱马说。
  「喔*..原来是珊璞啊,有什么事吗?中午跑来学校?」
  「乱马,告诉你喔,我有一包男溺泉,你拿去洗了就不用再变女生了。」
  「真的吗?珊璞妳真是太好了,快给我!」
  「可是有条件喔。」
  「什么条件?我一定做到。」
  「就是*.你要抱我一下。」
  「那算了,我还是自己找男溺泉好了。」
  「等等,那我先给你一瓶,剩下的今天放学以后在到体育器材室找我拿,记住,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喔!我先走了,再见!」
  珊璞说完就骑车走了。
  「太好了,我终于可以变成真正的男生了,只要一瓶就够了,我才不要去约会呢。」
  乱马立刻把整瓶水浇在身上「再也不怕冷水囉」
  乱马说完就跳进学校的游泳池里。
  过了两分钟,泳池那头传来**..
  「可恶的骗子!!!!我又变成女的了!!!!!!」
  第五章 变态游带刀&体育室的淫乱
  在一间豪宅里***
  一个穿著剑道服的少年正看著电脑萤光幕。
  萤光幕显示了几行字 "请选择----钱小茜or辫子姑娘"。
  游带刀选了钱小茜。
  萤幕上出现了一张钱小茜的图片,穿著风林馆高中的制服坐著,游带刀选了 "脱下" 的功能,小茜身上立刻只剩胸罩和内裤。
  游带刀再按了一次,小茜立刻全身赤裸的出现在电脑上。
  「喔!小茜,妳真是让人受不了,害我又想打手枪了。」
  一位忍者出现在游带刀的后面。
  「少爷,你又在玩了。」
  「对啊!猿飞佐助,你有什么事吗?」
  「少爷,光玩电脑不好吧!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小茜呢?」
  「我也想啊!可是小茜她都不理我。」
  「别担心,少爷,我有秘密武器。」
  「真的吗?你上次教给我的性感失魂拳根本没有用,我还是打输乱马。」
  「那是少爷自己不会使用,那种功夫对女孩才有用,没关系,这次是一颗药,保证有效。」
  「什么药,怪神祕的。」
  「通天男壮丸,吃下之后保证让你比乱马还要强壮,还要有男子气概,小茜一定会爱上你的。」

  「太好了,小茜现在应该还在学校,我快去找她。」
  此时,在学校里,***。
  小茜正从教室出来准备回家,突然有人从背后叫住了她。
  「小茜!」
  「喔,是珊璞啊!怎么了?」
  「我跟乱马约好了放学后在体育器材室,有事要找他帮忙,麻烦你看到他时跟他提醒一下,谢啦!」
  小茜应了一声,就继续往校门口走去。
  (什么嘛!找乱马去,准没什么好事。)
  游带刀突然出现在校门口朝小茜走来,手里还拿著一束花。
  「小茜,跟我约会吧」游带刀说。
  (真是烦人的家伙,找个藉口脱身吧!。)
  「好啊!没问题!不过你要先帮我个小忙。」
  「太好了,是什么忙?快说。」
  「体育器材室有事要找人帮忙。」
  「这还不简单,妳要等我喔!我马上来!」
  「好。」
  (才不呢?我得赶快逃回家。)
  游带刀飞快向体育器材室跑去。
  (佐助的药果然有效,小茜马上就答应跟我约会,我真是最幸福的人!)
  一打开门,发现体育室里暗暗的没开灯。
  (咦?)
  「太好了!我就知道妳会来!」
  一个女孩的声音这样说著。
  (原来小茜也来了,她是故意叫我来这里和她约会的,能和小茜在这里幽会,真是太好了。)
  游带刀这样想。
  (乱马真好,他还是来了。)
  珊璞这样想著。
  「现在的时间只属于我们两人,喔,我爱你。」
  珊璞说完就把对方的裤子拉下来了,游带刀的肉棒暴露在珊璞的面前,因为男壮丸的效力,已经挺拔到极限了。
  「好大,而且好热喔。」
  珊璞用双手握著。
  受到刺激,肉棒变得更大了,珊璞二话不说,就用那张樱桃小嘴含住了肉棒。
  (想不到小茜是这么主动的女孩子。)
  游带刀心想。
  珊璞作著抽送运动,一面又用力的吸。
  游带刀完全动弹不得,强忍住想爆发的感觉,继续享受抽吸的快感。
  (唔*.好爽,好像被章鱼吸住了一样。)
  游带刀心想。
  珊璞的速度越来越快,吸吮时 "咕秋咕秋" 的声音也不绝于耳。
  (哇!我快不行了,要射出去,要射出去了。)
  " 噗滋!噗滋!"因为药的影响,射出了巨量的精液,射了珊璞满脸满嘴都是。
  「好黏,好稠喔!」
  珊璞一面吃著一面这样说。
  「小茜,妳的技术真是太好了,我还没有这么爽过!」
  「咦?这声音?你不是乱马?????」
  「妳不是小茜???」
  珊璞迅速把灯打开。
  「什么?你是游带刀。」
  「妳是珊璞???」
  「可恶,你竟然欺骗我,害我吃了你的***。」
  「妳才是呢,是小茜叫我来的」
  「我要找的是乱马!!!!」
  「我一生只爱小茜和辫子姑娘两个人,不过我可以考虑跟妳作爱,老实说,我从来没有像刚刚那么兴奋过,妳要跟我作吗?」
  「少废话,看招。」
  「哼,就算你求我我也懒得干你。」
  「亏我还穿上制服辛苦混进学校找乱马,却遇上妳这种浑球。」
  珊璞拿起两支大铁鎚开始攻击。
  「哼!别小看我。」
  游带刀拿起木剑还击游带刀只是外强中乾,没三两下就被揍的鼻青脸肿。
  「可恶。」
  木剑也被铁鎚打断了。
  「哼!游带刀,你不是我的对手的!」
  「好吧!看我的绝招,可别吓一跳。」
  「笑话!」
  「看我的性感失魂拳,任何人的性感带只要被我这套拳打到,马上就会全身无力,被我制伏的。」
  「喔,真的吗?」
  「看我的,先抓妳那里好呢?那里才是妳的性感带呢?*..有了。」
  「鞋子!」
  游带刀以飞快的速度抓住珊璞的鞋子。
  「白痴。」
  珊璞一脚踢开游带刀。
  「好痛!不是鞋子,那该是屁股吧,大部份的高中女孩都在屁股的。」
  一瞬间又抓住了珊璞的屁股。
  「你烦不烦啊。」
  珊璞又回了一拳。
  「耳朵」
  「鼻子」
  「指甲」
  「膝盖」
  「手掌」
  性感失魂拳一一无效,而游带刀伤越受越重。
  「可**可恶」
  游带刀有气无力的说。
  「我一定要把你打得半死不活,看我珊璞的大绝招!」
  「胸部」
  游带刀一手一个抓在珊璞的制服背心上。
  「看我的**.咦*.怎么使不上力*..啊!身体好热好难受。」
  「哈,终于给我抓到了,原来妳的乳房是性感带啊。」
  「啊**快放手*。」
  珊璞全身顿时酥软无力,但还是勉强一踢挣脱了,从空中摔了下来。
  「想跑!」
  游带刀又迅速落下,珊璞想站起来,但胸前的制服又给游带刀抓住。
  「佐助说,气运得越多,对手失魂的程度越大,嘿!!!」
  游带刀加强了手上的气,珊璞全身更是一阵酥麻。
  「嗯**啊**快放开,呼*呀*喔 快放手。」
  「求求妳*快点*嗯..喔*咿..哇。」
  趁游带刀不备,珊璞又是一脚,游带刀迅速闪过,手抓住两个蜜桃的正中心,珊璞又是娇喘连连。
  「想不到妳才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,就有这么丰满的胸部,中国的女孩都像妳一样身材这么好吗?」
  「你**快放手。」
  「我偏不,佐助说靠这套拳就可以让女孩子们个个爽到上天堂去,我来试试。」

  游带刀又再使劲捏著珊璞的乳房。
  「嗯**喔*..拜托不要*..」
  「妳一定全身酥麻吧,看我用两隻手就让妳高潮。」
  电流源源不绝从游带刀的手输到珊璞的胸部。
  「怎样,要高潮了吗??妳应该喊 游带刀*.好棒,好棒,我要高潮了才对,快喊啊。」
  「喔*.啊*.你这家伙。」
  「这么坚挺的乳房,怪不得性感带在这,真想干妳一炮,不过我还是不能做对不起小茜的事。」
  冷不防珊璞又一脚踢来,这次被游带刀一把抓住,由于穿著学生裙,白色的内裤也露了出来。
  「啊!纯白色的内裤,上面还有粉红色蝴蝶结的图案,这么性感的内裤,一下子就让我兴奋起来了。」
  游带刀的肉棒一下子又挺拔起来,快要把裤子撑破了。
  「看到我的肉棒,就想到刚刚妳的嘴,呜呜,这么柔软的乳房,这么性感的内裤,我要哭出来了,不干实在太可惜了!小茜,妳放心,我只是跟珊璞作爱,我还是爱妳的!」
  游带刀终于露出兽性,打算强暴珊璞。
  「哇,妳的内裤已经湿成这样,真是个敏感的女孩啊。」
  「隔著制服抓妳的胸实在不够爽。」
  游带刀用力把制服撕个粉碎,制服底下是一件纯白色的胸罩,两颗蜜桃好像要从胸罩里爆出来似的,胸罩中间有两粒突起,是被手掌刺激到兴奋的乳头。
  「连胸罩也好性感,我快受不了了。」
  游带刀把胸罩也扯掉了。
  「求你放手*.呜*呀。」
  「哇,珊璞的乳房实在太美了。」
  两隻手捏得更紧了,珊璞痛苦的流出眼泪。
  「呀*哇*.嗯*.」
  「妳的乳房好热,好胀,我帮妳吸一吸吧。」
  游带刀用嘴含住左边的乳房,另一个也不放过,用手掌搓揉著。
  他先用舌头在粉红色的乳头上画圈,再用嘴把整个乳头含住,从乳头的根部慢慢吸上来。
  "滋滋"的声音不绝于耳,珊璞的呼吸也随著嘴唇的运动越来越急促。
  「啊!不要这样!」
  「妳真是顽固。」
  游带刀的手指用力捏紧了右边的乳头。
  「啊*嗯*.喔*..呼*」
  「搓啊..揉啊*吸啊..珊璞的乳房真是太好吃了,呜*我又要哭了!!」
  「啊,呀,呀呀,嗯」
  珊璞的胸部被刺激到好像要爆炸了。
  游带刀的手转移阵地,把裙子拉下来,开始攻击珊璞的内裤,用手指按著内裤的中间部份,珊璞的爱液早在胸部被抓住时就已渗出了,如今更是氾滥成灾。
  「好溼喔,这就是妳的爱液吗,让我吃吃看。」
  游带刀吸了吸手指,很快又回到内裤上,隔著内裤可以感觉到有一条沟,热气不断从沟里冒出来。
  「看我的手指功!!!!」
  游带刀隔著内裤有节奏的按著珊璞的阴蒂,另一手仍揉著珊璞的乳房。
  「不要这样,嗯..求求你」
  珊璞有气无力的说。
  游带刀把珊璞的内裤拉了下来。
  「哇!!!!!!!!!神秘的黑森林!!!!」
  游带刀的裤子被更为兴奋的肉棒撑破了,拜男壮丸的效用所致。
  现在,珊璞已经全身赤裸的呈现在游带刀的眼前。
  「好美*.好美的裸体,今天就算打十炮也不累。」
  趁著游带刀分心的时候,珊璞终于找到机会向外逃。
  「啊!糟了,别跑啊!」
  游带刀来不及阻止,不过肉棒却自动的伸长(达2公尺以上),刺中了珊璞的肛门。
  「啊!!!!!!!!」
  珊璞惨叫一声,赤裸的全身被肉棒缠住,又给拖了回来。
  「哇,这药真是太棒了,竟然可以随我的心意伸长。」
  游带刀把珊璞按倒在地板上。
  「棒子好像要爆炸了一样,来射第二次吧,上一次是射在妳的嘴里,这次要让妳爽死。」
  游带刀顺势要把肉棒插进珊璞的蜜穴里。
  「求求你不要啊,哇啊哇啊咿呀!!!」
  珊璞痛的大叫。
  「唔!好紧喔!这样更爽了!」
  「我可是有名的处女终结者喔,看我的,伸长,缩短,伸长,缩短」
  游带刀用口令命令肉棒进行抽送。
  「啊呀」
  珊璞全身好像要被撕裂开来一样,珊璞的爱液不断涌出,使得抽送更加容易。
  「好滑,伸长,缩短,伸长,缩短。」
  「嗯啊喔嗯呀啊咿啊啊呀!」
  「伸长,缩短,伸长,缩短,」
  「啊啊啊啊」
  「伸长,缩短,伸长,缩短,啊!不行,要射了,珊璞也要高潮了吧??要射了!!!!」
  「喔咿喔咿 咿呀呀!!!嗯啊嗯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」
  "噗滋! 噗滋! 噗滋! 噗滋!"
  游带刀把大量的精液射进了珊璞的深处。
  「乳房也吃点吧!」
  说完就把肉棒拔了出来射向珊璞的胸部,整个胸部都变的一片浓稠,连乳头也被白浊的体液所掩盖。
  「好爽,好爽,不如死了算了,珊璞真是太好吃了,我才刚射完又挺起来了!!!!!这种感觉今生都不会忘,能干妳真是太幸服了,喔喔啊啊咿呀!!!」
  游带刀边说边走出器材室,珊璞全身赤裸,喘著气的躺在地板上。
  「啊,怎么又要射了,不行在这里啊!」
  药的效力实在太强了,游带刀控制不住,"噗!!!"走廊上迎面走来的校长被射的全身都是。
  「游带刀!!!!!!!你给我过来!!!!!!」
  「啊!!!完了!!!」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